大红鹰现场报码室

一本税源清册见证70年税收征管变迁

更新时间:2019-09-15

  在国家税务总局汕头市澄海区税务局的文化展厅,一本手写的税源清册静静陈列在展柜里。由于年代久远,清册的书钉装订线早已锈迹斑斑,薄脆微皱的纸张也部分散落,泛黄的封面上赫然印着:澄海县财税局东方红财税所一九七二年度税务征管资料册。

  “1961年,为了方便整理企业纳税资料,我和税政股的两名同志合力设计了这本手册。1972年试点简并税制,我们又对手册进行了更新,重整税目分类,使表格看起来更直观。当时所里的专管员人手一本,去纳税检查、促产培财时都在这个手册里作记录。”20世纪50年代入税的老干部李少猷捧着这本税源清册,向记者讲起新中国成立初期的这一段往事。

  翻开这本清册,黑色、蓝色或红色的钢笔字迹清秀工整,记载着当年东方红人民公社食品购销站的每一笔纳税申报数据。“用现在的话来说,一本税源清册就是一户企业的成长档案,涵盖了企业基本情况登记表、工商税征纳记录、月份纳税申报表、企业财务指标月报表、资金表、经营情况表,以及专管员的工作记要等内容。”李少猷说道。

  从新中国成立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税收征管实行的是“一员进户,各税统管”的税收专管员模式。专管员对企业的纳税事宜实行统一负责办理,收税、开票、记账等征收环节都是手工操作。一本本手写的税源清册,是当时税收专管员们夜以继日查账收税的工作纪实,也是老一辈税务人严谨细致、精益求精“工匠精神”的载体。

  在这本清册的末页,还夹带着一叠厚重的工商各税缴款书,是该户企业在1972年度所有的缴款凭证,税款金额从几元到几千元不等,每一张都是“纳税光荣”的象征。李少猷一边翻阅清册,一边说起当时管辖片区相关企业的一二事,仿佛回到了那段“走街串巷上门收税”的日子。

  现在,浸染岁月痕迹的手写税源清册已成为“过去时”,税收征管模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李少猷这一辈人对此深有体会。“后来有了计算机和打印设备,大家不用再一笔一划记录征纳情况,在电脑上就能快速建表格、香港六和奖开奖结果输入数据,打印出申报表、登记表等等资料,变化太大了。”李少猷感慨地说道。

  20世纪90年代,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和计算机网络的普及,税收征管环节的手工操作减少,手写的征管资料档案逐渐被纸质打印资料所代替。“这一时期,我国税收征管也开始探索由专管员管户模式向职能分工模式转变,初步实现各征收环节的相互制约。1997年税务机关更全面推行了‘以申报纳税和优化服务为基础,以计算机网络为依托,集中征收,重点稽查’的30字征管新模式。”国家税务总局汕头市税务局征收管理科科长赖则华介绍。

  进入21世纪,税收征管模式不断向信息化、科学化、精细化管理迈进,征管体制改革成了税收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顺应“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势头,税务部门将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引入税收征管领域,开发全国统一的核心征管软件,建设全国统一的税务云等,税收征管也步入了一个全新的时期——“互联网+税务”时期。

  这时,已经退休的李少猷总是能从老同事那里听到许多喜人的变化。“过去纳税检查、统计核算要手工翻阅浩如烟海的纸质资料,就像大海捞针一样,效率很低,现在征管数据都在信息化系统里,电脑鼠标轻轻一点,就能查询到想要的东西。”李少猷笑着说。

  2016年6月,全国首个“省级电子税务局”在广东正式上线运行。作为国家税务总局第一批“互联网+税务”试点示范工作,广东省电子税务局在实现办税全流程电子化的同时,也简化了税务机关的文书归档业务,涉税事项办理各环节不再需要按户进行手工归集、整理、入盒、归档等,显著提升了工作效率,大幅降低了管理成本。2019年3月起,国家税务总局广东省税务局更进一步明确,全省税务机关统一使用广东省电子税务局电子档案系统进行税收征管档案收集工作。

  从手写记录纳税情况,到计算机打印纸质资料,再到统一的电子档案系统,税收征管资料载体变化的背后,酝酿着大数据时代的深刻变革。“省、市、县(区)多级涉税信息实现互联互通,税务部门还进一步与其他政府部门开展数据共享合作,通过涉税数据收集与分析实施数据管税,提高税收现代化治理的能力。”赖则华指出。

  70年弹指一挥间。一本手写的税源清册,如同一把打开旧时光的钥匙,带领我们走过共和国税收征管模式变革的峥嵘税月,也见证了70年间国家和社会发展取得的重大成就。无论是一笔一划的工整记录,还是现代信息技术的编程代码,都承载着税务人对税收事业的无限情怀,激励着一代代税务人为祖国、为人民创造税收现代化的美好未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现场报码室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