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鹰现场报码室

老板发工资的猫腻,看清楚了,很重要!

更新时间:2019-03-04

2018年8月8日,此案在仲裁委休庭。

拖欠工资后,吉林某生物科技公司在2018年的新年、春节、端午三个节假期间,分批往孙某等26名农民工的工资卡内分别打入5000元、3000元、2000元。案件在仲裁委庭审时,这多少笔钱究竟是工资还是福利成为双方争议焦点。

当初,这起案件已历经8个月,26名农夫工的讨薪案进入实行环节时,又陷入了僵局。

26名农民工向长春高新技能产业开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了仲裁,缺乏欠薪证据却成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最大艰苦。

从2017年开始,公司效益每况日下,并陆续拖欠工资。当年年底,老板给部分工人出具了工资欠款单。次年年初,本着对企业的信赖,26人在被欠薪的情况下仍坚持工作。3个月后,老板告知他们“放假”,称“经营不景气”“等有钱就给大家动工资”。

是工资仍是福利?

庭审中,部分农民工质疑:欠薪汇总表中的数额少了。在一一核查工资表后,农民工跟企业方产生分歧——欠薪后,企业辨别在2018年的新年、春节、端午,往农民工们的工资卡中打入最高5000元的钱款,农民工认为这三笔钱是节假日福利,而企业代表却坚称是补发的欠薪。

当时,26人被欠工资总数已达100.17万元,单人最多的被欠8万余元。

这是吉林省总工会法律声援律师王雨琦代理的一起案件。“我做法律支援律师近3年,共办理过120多个案件,除了一起是工亡,其余都是工资纠纷。”王雨琦说,“这类官司处置起来也颇为棘手。”

王雨琦偶然在农夫工们的闲聊中,据说此前劳动监察大队在处理此案时,曾恳求企业财务人员递送欠薪汇总表,其中恰好包括8名不欠条证据的农民工的欠薪信息。这成为庭审时的关键性证据。

2018年7月5日,王雨琦接待了前来求援的26名农夫工。“其中8个后厨工作职员手中不任何欠薪证据,甚至记不清自己一共被欠了多少钱。”王雨琦说。

孙某等26名农民工大多数是吉林某生物科技公司的老员工。多年来,双方并未签订劳动合同,工资也是口头约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现场报码室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